快捷搜索:

初游三峡


蓬门散落

呜呼!拦新坝而求流远之计
锁古道而谓险筑之危
然千年古魂
所升数十米水尽掩之!而古韵有何来?虽江山如画
流转止境
终未能神交古之才子佳人
实属遗憾之余
余等决意不过大年夜大坝
去秭归
至夷陵
断然终了三峡之旅

秭归之峰
连绵而瘦长
故里人家
今不知何处;两岸猿啼
不闻所往;江水漫岩
险峰之间
使屈相、昭君不都雅之
无不涕泪沾襟

蜀之江阔
沃地千亩
百里雪而缀于墨翠之中者
夔州橙也
橙之甘
日啖百而不厌!遥不都雅白帝之孤
柏深杉蔚
俨然矮着
俱无证于古书之表

三峡之大年夜大不都雅
当数夔门之险船行数里
水道突狭
飞岩跌宕
层峦并起
万山矗立
险峰齐聚
奇岩怪石纷呈跌至而览不尽
百丈悬崖垂立
苍松横生
怪洞悬棺
高峰萦雾
疑是仙镜古炮直指峡弯处
可狙敌于百丈之外
水底数万兵甲古魂
威慑震撼之余
胆寒而屏息
船至狭口
碧波激荡
涌流暗动
似御风而飘飘然
真可谓绝世雄关矣!然堵坝尚彰此险
不堵坝岂能不骇然乎?

瑶姬姿之绰约
立于半月巅峰之间
水中倩影
妖娆永存
朝云而暮雨
万古之流淑巫山十二神女
姿态娇媚
仰慕心切
虽生爱怜
可远不都雅而不行秽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